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胜博发 | 教育教研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校园文化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胜博发官网 -> 教育教研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女性类型欣赏

时间:2009-03-11 19:59:40 作者:韦金谷 点击:2563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女性类型欣赏

—以《天龙八部》、《神雕侠侣》、《鹿鼎记》为例

韦金谷 

 

 

“一个人之所以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定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之整体能产生出这居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女性’。”

                                ——[]西蒙·波娃《第二性》

“金庸,本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1942年出生,上海东吴法学院毕业,知名学者、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也是华人世界有成就的老报人,从1958年第一部长篇小说《书剑恩仇录》问世到1972年前后约十三四年,先后创作了12部长篇小说、2部中篇小说、一部短篇小说,金庸把14部长中篇小说名字的第一个字写成一幅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的这些小说广受当代读者欢迎,至今已成为全球华人的共同语言,堪称中国武侠文学的经典之作。”

纵观金庸的小说,虽没有佳丽三千,也如入乱花丛中,渐欲迷人眼。在金大侠的笔下成就了许多极富传奇色彩的女性。单从感情方面来说,她们有的多情,有的痴情,有的绝情。如今“溺水三千,我们只取一滴。”

《天龙八部》这部小说是以宋哲宗时代为背景,通过宋、辽、大理、西夏、吐蕃王国之间的武林恩怨和民族矛盾,从哲学的高度对人生和社会进行审视和描写,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生活画卷,画卷中也不乏描绘了各种类型的女性。

《神雕侠侣》是我们觉得写得很传奇的小说之一,如果将它与梁祝的爱情相比,那只显得能化为蝴蝶的粱祝是多么的幸福,如果把它拍为电影与“泰坦尼克号”相比,那更显得“泰坦尼克号”的殉情只不过是浅薄男女的一次冲动罢了。
   
在《鹿鼎记》中我们看不到那些男女主角演绎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我们看到最多的是一群各种性格各异的女性。金庸通过对七个女性形象的描写,将自己以前创造出的美丽的爱情神话彻底“肢解”了,他赋予了《鹿鼎记》中的女主角们,让她们走出了幻想,撩去了神秘的面纱,展现出了“真我”的一面,让人们在无奈之中不得不体会到,金庸笔下的女性形象同样分为“武侠书中的女性”和“现实生活中的女性”……

 

下面我就对金庸这三部作品中的女性进行归类分析:

 

美丽睿智、大胆叛逆型:

古今中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无论是昔日金戈铁马的时代还是IT飞速发展的今天,“美丽睿智”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所谓的“淑女”的代名词。然而,在金大侠笔下却有这样一些女性,她们不仅美丽而且充满智慧,在智慧中又带有几分大胆叛逆的思想。

比如《天龙八部》中的王语嫣外表美丽贤德,温柔娴雅,极尽女性之美,最适合红袖添香,听琴伴读。当段誉第一次见到像她一样美的雕像时忍不住说道:“神仙姐姐,小生段誉今日得睹芳容,死而无憾”。从那以后,段誉对她的爱就一直没变。她不仅是一个闭月羞花的绝代美人,也是一个博学武经聪明睿智的人。她渊博的武学知识和善变处事的能力是非一般女子所能及的。她对爱情的自主追求更是让我们叹为观止。当得知慕容复心中没有她时,她主动向段誉表白:“段郎,只要你不嫌弃我,从今以后我便在你身边服侍你。”苏州王语嫣,“此人只因天上有,人间少有几回看”。

《神雕侠侣》中身在古墓洞中主的小龙女,清冷脱俗,天生丽质。小龙女有绝世仙姿,当杨过第一次见到她时,惊叹道:“这姑娘是水晶做的,还是个雪人儿?”,就连一向清心寡欲的全真教弟子尹志平见了她也把持不住自己而犯了教规,最后还心甘情愿地死于她的刀下。但是她也是一个敢于冲破当时世俗思想的、争取自己爱情的女子。起初她和杨过是师徒关系,但两人在相处中却摩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小龙女:“不论你走到哪里,我总是心甘情愿跟着你,难道你不当我是你妻子?”不难看出,她敢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把师徒关系演变为恋人关系,在那个社会中看似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却在小龙女身上发生了,我们可以看出,她美丽外表的深处隐藏着几分大胆叛逆的思想。古墓小龙女——“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同样,在《神雕侠侣》中值得我们关注的另一个聪明的女性——黄蓉。虽然在这部作品中她不算是女主角,但她的美丽不减三分,智慧也毫不逊色,还有她大胆叛逆的思想也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从《射雕英雄传》里更好的认识她。

再有的是《鹿鼎记》中的苏荃,他第一次见到韦小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韦小宝见到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这女人做我老婆倒也不错。她如到丽春院去做生意,扬州的嫖客全要涌到,将丽春院的大门也挤破了。”可见她也是一个让韦小宝魂牵梦绕的女人。至于说到爱情,刚开始好象和苏荃还搭不上边,因为她与自己的亲丈夫洪教主之间都没有爱情可言,但是,韦小宝的出现却让她尝到了爱情的滋味。至于促使她成为韦小宝老婆的唯一原因在我们看来是她敢与冲破传统的道德束缚,敢爱敢恨的叛逆性格所致。

还有的就是《鹿鼎记》中的阿珂,她是李自成和陈圆圆的女儿,是一个让韦小宝见了“魂都要飞掉”的大美人,也是韦小宝在《鹿鼎记》中唯一一个自始自终都“一心一意”追求的女子。但是,阿珂起初对郑克爽一往情深,但当她知道郑克爽的真面目后,虽然名义上已是郑克爽的老婆了,还是毅然离开了他选择韦小宝,在她身上同样是因为她有着一种大胆叛逆的性格。

 

执着钟情、死心踏地型: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在现在“速食爱情”的社会中我们已经很难兑现这句话,但在金大侠的笔下,却有这样一些执着钟情的女子,她们从始至终都爱着一个人。她们的痴情让我们感动,她们的执着让我们向往。

比如《天龙八部》里的西夏国公主梦姑,她与虚竹的相识相爱,实在是相当的离奇,甚至有先性后爱的倾向。后来在山洞里他们的再次相逢更是一种缘分的巧合,他们开始没有浪漫的情节,而是被天山童姥硬撮合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种撮合却成就了一个痴情女子。当她再次见到虚竹时忍不住相思之苦,急切地问:“梦郎,是你吗?自从离别后我一直在想你。这次我叫父王招驸马就是为了要找到你,再见你一面。”如此执着钟情、死心踏地的女子,现在恐怕已是凤毛麟角了。同样的,《天龙八部》中的木婉清,她其实是个极单纯的女子。她曾立下誓言,谁第一个见到她的容貌就杀了他,若不杀就嫁给他。木婉清:“我曾立过毒誓,若有哪个男子见过我的容貌,我便杀了他,不杀便嫁给他。”当她知道段誉是她的哥哥时,她还是那样执着,那样死心眼,已经认定的人,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哥哥又怎么样,心没法变,感情没法变。这就是一个执着痴情的木婉清。

还有的就是《神雕侠侣里的公孙绿萼,她六岁失去母亲,从此没有享受过半点亲情,绝情谷生活清淡严肃有如清教徒一样,当她得知杨过因情花剧毒发作而痛苦时心里很伤痛。“公孙绿萼见他痛楚神情甚有怜惜之意,眼光始终不里他的脸庞。”一而再,再而三为救他,为盗取绝情丹而冒上生命危险。为他身陷鳄鱼潭,险些葬身于鳄鱼口下,这些都是她甘心情愿做的,最后还为他死于父亲的利剑之下。

最后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的郭襄,她和杨过的相处经历是《神雕侠侣》中最为特殊的情节。当她第一次见到杨过那一张“清眉俊秀”的颜容,一场英雄崇拜就变为了郭襄的少女情怀。聪明可人的女子绽放爱情的那一刻总是美不可喻妙不可言的,从此,便开始深深地爱上杨过,即使在得知杨过与小龙女重逢后,郭襄仍难以排遣思念的心绪,渴望见杨过一面,面对杨过告别的话语:“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我们就此别过。”郭襄顿时泪珠夺眶而出,如此钟情执着的女子,我们又怎能不为她感动呢?

再有的是《鹿鼎记》中的曾柔,她在韦小宝的七个老婆中可能给读者留下的印象最浅,虽然金庸对她描写最少,但是我们觉得她却是在《鹿鼎记》中至始至终钟情于韦小宝的一个女子,即使她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却时时在挂念着他。曾柔与韦小宝的“初相逢”也带有一点戏剧性:她是作为王屋派的一个刺客而与韦小宝见面的,这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但她和沐剑屏一样也有着一颗死心踏地的心。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从曾柔和方怡的对话中体会得出,方怡道:“你去哪里?”,曾柔转头说:“那好不要脸的家伙,我去把他抓回来。”,这无疑是一个钟情女人说的俏皮话。同样我们再来谈谈韦小宝的另一位夫人——双儿。说到她不得不让我们想到一个词——“贤淑”双儿本是一个丫鬟,因感激小宝对主人有救命之恩,便死心踏地地跟着他,而且还多次舍命相救。不仅这样,当韦小宝一次次地去追求别的女子时,她表现出的那种大度、宽容更是让我们望尘莫及。在这里,传统女性的“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在双儿身上已经得到了最集中的体现。她们的执着、痴情在现代社会也会成为许多男性择偶的一个标准。

常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在不能如愿时她们那种执着的性格和死心踏地的举动让我们感动。同样也给我们带来了几许震撼。

 

因爱生恨、化情为仇型:

爱恨本是情感的两个极端,“爱有多深,恨有多深”并非没有根据,在金大侠的笔下就有这么一类因爱生恨的女子,她们的恨是因爱而生的,她们的仇是因情而化的。

比如《天龙八部》中的康敏,她名义上是马大元的遗孀,但这位夫人与段正淳也有一段情。段正淳爱她,因为康敏天生妩媚,他也曾爱段正淳,但她的爱一旦遭到对方的冷漠便会上升为一种仇恨,想置对方于死地。康敏道:“打是情,骂的爱,我爱你爱得要命,这样咬你,段郎,是你说的,你若变心就让我把你身上的肉一口口咬下来。”康敏属于那种极端利已的女人,她一旦得不到某些东西,宁可毁坏它也不允许它存在。因爱生恨、化情为仇,康敏这种类型特点,与《斯巴达克思》中那个希腊妓女爱芙琵达有点相像。爱芙姬琵达因为得不到斯巴达克思的爱,就破坏和离间了这支奴隶起义军;而曾经拒绝过她的萧峰也差点毁在她手中。至于段正淳所受的折磨,只不过是康敏略施小技罢了。

说到《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很多人会认为她是金庸笔下最为狠毒的女子。她的出身不明,少时就被林朝英收养于雪洞一样的古墓,到情窦初开时与陆家庄年轻的公子,相遇、盟誓。回到终南山后违了师父的命令,执意不肯立下永不出古墓的誓言,想与心爱的人比翼双飞,白头到老,当她回到嘉兴陆家庄时,等待她的却是陆展元与何沅君的婚礼。因爱生恨的李莫愁,发誓要在爱人的婚礼上杀死自己的爱人。当然,李莫愁的爱有点自私,得不到所爱的人便会进行无情的毁灭,毁灭一切让她切齿的爱恋。于是残忍的杀戮,血腥的屠杀,只因为一个“情”字,这就是所谓的“爱有多深,恨有多深。”

《天龙八部》中的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她们是一对为情所苦的生死冤家,从生斗到死,没有输赢,两人同时爱上了自己的同门师弟(兄),为了不让对方单独占有,于是恩怨缠绵七十秋,红颜未老恩先断,这是一对死不瞑目的爱恨冤家。都说爱情是一种美好而风雅的事,但爱到极点也会产生一些不利因素,特别是面对情敌,怨恨的种子在心里一旦发芽便无药可救。正如毛泽东在面对国民党统治时期,台湾当局给共产党施压的政策时说的一句话:“是可忍,孰不可忍!”生死向争为的只是爱同一个人。正所谓“一朝撒手尘寰去,从此萧郎是路人。”

还有《鹿鼎记》中的方怡,她是韦小宝追求的众多女孩子中最具挑战性的一个。开始她对韦小宝就没有什么好感,后来渐渐产生了朦胧的爱意,可刚萌发的爱意却被一些怨恨所代替。她开始怀着一份仇恨的心情去面对韦小宝,把他骗到神龙岛,还想亲自杀了他。但最终她还是成了韦小宝的妻子。虽然方怡的恨没有康敏、李莫愁那么深,但她在对待感情的方式上有点偏激,究其原因我们认为是因爱生恨所至的。

 

刁蛮任性、可怜寂寞型:

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让许多男子对刁蛮任性的女子望而生畏。当然这类型的女子也在某些方面构筑了一条独特的“风景线”。温柔的女子固然属“淑女”的典范,也是受许多男子欢迎的类型,但刁蛮任性的女子却有着她独特魅力,但在独特魅力的背后也带有几分可怜、寂寞和酸楚。

首先来说说《天龙八部》中的阿紫。不知道为什么,一提起金庸笔下的野蛮女子,我们每次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阿紫。金庸小说里那么多的女子,阿紫不能算是最漂亮也不能算是最聪明或是最善良的。可能很多读者会认为她实在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与阿朱有着天壤之别。在得不到萧峰的真感情时便在他酒里下药。阿紫道:“姐夫,现在你动弹不得,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这样一个任性的女孩却有着可怜的身世,她的出生纯属偶然,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喜欢萧峰是她处尝人间爱情的开始,“人之处,性本善”,阿紫在那种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刁蛮任性的背后是更多的寂寞。

再来说说《神雕侠侣》里的郭芙。在我们看来,她原本只算个刁蛮不懂事的女子,没有什么长处,她从小就刁蛮任性,她对武氏兄弟的呼喝打骂,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千金大小姐的任性肤浅。然郭芙做的最野蛮的一件事就是砍下了杨过的手臂,还不知悔改。郭芙抬起头来“爹,他掳我妹子,又说了许多胡言乱语诽谤女儿,他杨家虽然和我家有许多瓜葛,难道女儿便这样任他欺辱,不能反抗?”在金大侠的其他作品中虽也有野蛮女子,但她们的杀手锏最多只得一招——甩耳光,至多加上第二招——牙咬。但像这样任性的郭大小姐,可以堪称是野蛮女性中的“极品”。看到郭芙的刁蛮任性,我们为她的性格而感到可怜,她虽然从小一直得到父母的疼爱,但这种疼爱却造就了她的性格。她不知道怎样去更好地接受、领悟人间那份亲情,好在最后她领悟了,这或许就是金大侠想要告诉我们的某种道理吧!

还有的就是《鹿鼎记》中的建宁公主。虽然她不是真的公主,但却从小确确实实享受着与真公主一样的待遇,这就促成了她刁蛮的性格,对韦小宝也是一样,或打或骂,下手狠毒,她一有不满,对方便要性命难保。“公主伏在他脚边,抱住了他两腿,将脸庞挨在他小腿之间,轻轻摩擦,娇媚柔顺,腻声道:‘好桂子,好哥哥,你给我打一次罢……好哥哥,你身上出血,我见了比什么都喜欢。’”多么刁蛮任性的女子,居“野蛮女友”之首当之无愧。小宝的七个女人中最矫情的是阿坷,最单纯的是木剑屏,最有智慧的是方怡,最温柔的是曾柔,最善解人意的是双儿,最成熟的是苏荃,堪称刁蛮二字的当非建宁公主莫属了。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从小生在帝王家的公主,就像养在笼子里的鸟,没有自由飞翔的天空,寂寞独自愁,她刁蛮的性格也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养成。

女性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在中国千百年的历史发展长河中有着她重要的地位,女娲造了一个男人同样也造了一个女人,可见女人的份量和男人是不相上下的。说“女人是半边天”这一点也不过分。不管是在经济、文化中,女性的功绩总是不可磨灭的。同样在我们选取的金大侠的这三部作品中,众多的女性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天龙八部》是一部悲剧,萧峰不明白自己的身世——生于契丹,长在中原,我们认为他是一个只会喝酒只懂武功的“丐帮帮主”,但遇见阿朱之后他明白了什么是爱情,正所谓“此恨不关风与月,人生自是有情痴。”他曾许诺等自己的事了结后就陪阿朱去塞外牧马放羊,在这里,一个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不爱江山却要美人,我们在佩服萧峰的豪迈气概时也被阿朱这位奇女子暗自折服。阿朱的死让他这个英雄好汉的心也死了,“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还有《神雕侠侣》中,杨过原本是个孤儿,拜师全真教受尽凌辱,是小龙女收留了他,教他武功,待他如亲人一般,让他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还找到了人生的至爱。再有就是金大侠的最后一部作品《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虽说他是个痞子,但他有幸娶到的那七位夫人却在无形中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使他的形象更加丰满,从而成了众多男性羡慕的焦点。谈到金大侠笔下塑造的这些女性,她们都是其意识中想象与现实的完美结合,正是“有造境,有写境。”“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内涵的体现。这种虚实结合的写法,给读者造就出一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象。虽然他不会武功,但却能把武功写得出神入化,他不是女人,却能把女人写得如此多的血肉丰满,生动形象。因此不得不佩服他丰富的感情和神奇的驾御文字的能力。

从金大侠笔下的女性身上折射出来的一切,不能不让我们想到今天的女性,在与作品中的女性的比较中我们不难看出,现实生活中的女性与作品中的女性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尤其是在追求爱情的方式上,她们也有执着钟情,也有因爱生恨,也有刁蛮任性,也有大胆叛逆,正所谓“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作品中的女性在各自性格类型的影响下呈现出了不同的命运结局,有的归隐山林,有的含恨而终,还有的却满载而归……

我们以上选取的几种类型特点只是金大侠笔下众多女性的一个代表,也是小说画面中的一个缩影。在此,我们只是撷一片绿叶以衬托春天,掬一捧甘露以引出清泉。

“女性”,永远是个没有终点的句号,她们依旧会用那双柔弱的双臂支撑着那“半边天”。

“女性”永远是句无声的言语,是本无字的书籍。

“女性”,想说爱你不容易,想了解你更难。

 

录入者:天山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