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胜博发 | 教育教研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校园文化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胜博发官网 -> 学生频道

亲爱的奶奶,我怀念您

时间:2009-04-08 19:43:34 作者: 点击:561
    潮湿闷热的气流缓缓浮动在空中,滋生出又一个怀念的季节,总是在这样的时分,开始将自己沉浸在对往事对故人的追忆中,那远离了我多年的最亲爱的奶奶,便会随着纷纷的思绪回到我的身旁,一如从前那般,用慈爱的目光微笑地看着我,轻轻地唤我:乖乖儿。明知道不过是种想象,可我还是完全让自己迷醉于幻觉之中,贪婪地索取着奶奶的疼惜,不想梦醒。
    奶奶出生于清末年间的官宦人家,知书达理,擅长女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应当算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女权维护者。如果换到今日,奶奶肯定是个有所作为的刚强女性。但她偏偏生就在那个年代,那个处处都无法显得开明的年代,于是,也就注定了她命运中所带的悲情元素。爷爷早年毕业于上海文化大学中文系,后在奶奶生活的那个地区一所著名的师范院校担任校长并兼任当地报社的总编辑。奶奶是怎么样和爷爷认识的,关于这个问题,已没有人可以给我正确答案。一个是才华横溢的翩翩书生,一个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姻缘,总是让人想起崔莺莺和张生的精彩。但是,爷爷在读大学之前,在乡下原本是有一房妻室的,和我们所熟知的许多故事一样,爷爷年纪轻轻的就在家长的安排下,娶回父母媒酌之言定下的小脚发妻,机械地生完儿女之后,他便出外求学去了,足下的路越走越远,世界也由此变得越来越大,沧海桑田之后,爷爷却是再也无法回归到曾经的家园之中去了。他开始寻觅自己钟情的女人,奶奶,或许正好就是在那样的时刻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的。
    如果爷爷在娶奶奶之前没有成过家,又或者是爷爷在老家有妻儿的事实一直能得以相瞒,那么奶奶是不是就可以随爷爷幸福地度过一生呢?然而,这世上的事一旦发生了就再也不可能有“如果”这两个字的存在。奶奶不知是在怎么样的情形之下得知了真相,也许她的家庭地位决定了她那样的女人是不可以做人二房的,如果将就,那么就会受到外界的奚落和嘲笑,也许根本原因就在于奶奶本身,心高气傲的她无法承受这样的情感打击,于是,她果断地提出了离婚。离婚,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初,对于一个没有职业要依靠丈夫生活的奶奶来说,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更何况,奶奶手上还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那个襁褓中的孩子便是我的父亲,奶奶唯一的儿子。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奶奶还要忍受来自周边社会的闲言碎语。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刚强的性格,一个女人家,肯定是无法独自度过那段艰难岁月的。爷爷虽然也在离婚后承担了抚育我父亲的经济责任,但他去世的很早,所以,基本上是奶奶含辛茹苦将我父亲抚育成才的。我的奶奶,在生活的重压来临之即,她毅然抛却了小姐之身的衿持和娇贵,走出厚重的家门,替人洗衣服,带孩子,辛辛苦苦地挣着来之不易的每一分血汗钱,供我父亲读书和生活。
    奶奶的家是她的父亲留下来的老房屋,高高的木门上涂着暗红色油漆,轻扣那对铜制的门环,就会有人前来将门打开。因为是个带庭院的大宅子,还分了东厢房,西厢房和正厅房,面积很大,奶奶就让她的娘家表哥之类的亲戚也住了过来,一来好有个照应,二来也不显得太过冷清了。可她怎么样也没想到,事隔多年后,这家亲戚竟然为了抢夺原本不属于他们的房子,和我父亲打起了官司,而那时,奶奶已去了遥远的天国。
    父亲大学毕业后去了远离奶奶的北方,成为一名军人。而我就出生于父亲部队的医院里。寂静了多年的奶奶在这个时候,又忙碌了起来,她先是从老家风尘仆仆地赶到我们身旁,将我从母亲怀中接过,担负起奶奶的责任。紧接着,为了不影响我爸妈的工作,奶奶又决定将我带回老家抚养。于是,南去的列车上就看到了这样一个景象:两鬓斑白的奶奶,坐在摇晃的车厢里,不停地哄着怀中那只有五十六天大的啼哭不休的我。从此,故乡的院落里,一个小小的婴儿,一个年迈的老妇,祖孙二人,相依相亲,玉兰花开,满城飘香时,小女孩就可以在满院里跑了,院子真大,房子真多,好像总是走也走不完,里边那些老式家俱如今只有在古董店里看看了。我和奶奶睡的是张华贵的红木雕花床,那是一张非常庞大的功能特别齐备的床,床的侧边有各式木板和小柜子,还有抽屉,可以在里边梳洗,照镜子,吃饭,听洋匣子(半导体收音机),就好像一个房间,据说是我奶奶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后来,它被我妈妈送给乡下的亲戚去了,就此我再也没见到过奶奶家的那种工艺完美,质料上乘的古床了。哪怕是在江南百年古床的展览会上,也没有一个可以和奶奶家的那张床相比。
    我清楚地记得我孩童时的许多玩具都是从奶奶的那个古船造型的透明玻璃盒子里拿出来的,一个小玉人儿,几枚不知哪个朝代的古钱,还有对碧绿的翡翠镯子,或者就是古代男人手上带过的玉指环……等到今天我明白那些都是古董的时候,我却再也回不到当年去抢回年幼无知的我手中玩坏了的宝贝了。再有就是奶奶家里藏着的那些线装书,繁体竖字的泛了黄,奶奶总是在闲时戴付老花镜坐在院里的竹躺椅上读着它们,我也跟在后面凑热闹地要看书,奶奶就翻开其中带画画儿的页面给我看,印象中都是些各式各样裙裾飘飘的仕女图,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工笔画。据我母亲所言,我刚出生时,奶奶是不开心的,因为她想抱个男孙。也因此,她和母亲之间产生了永远都无法调和的婆媳矛盾。奶奶是从哪一个瞬间爱上我的,已无法考证,但我知道,我是奶奶的命根子。老邻居们在奶奶去逝很多年后,仍爱拉着我的胳膊止不住地对我说:你奶奶啊,把你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是的,我知道,只有奶奶,才会为我付出那样的厚爱,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却。
    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听人说小孩子喝活水人就会聪明,于是,她就经常去很远的地方买山泉水,然后,雇人担了回来倒在水缸里,留着给我慢慢地喝。街上流行新出的带塑料壳开水瓶,她就专门买回来一对,留着,说是要给我当嫁妆,而那时,我不过才只有三岁。若干年后,我真的出嫁了,然而奶奶却再也无法送上她给我的陪嫁了。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忍不住潸然泪下。在奶奶身边的日子,我身上所有的衣物几乎都是奶奶一针一线缝制的,有一件橘黄色毛衣外套,因为是奶奶织就的,成了我的最爱。后来,它被妈妈改成了毛背心。再后来,残旧的毛线又被我织成了围脖和手套。我就那么一直戴着它们,度过了我的无数个寒冬。紧贴着我的橘色的针织物,虽然因为毛线陈年已失去了当年的柔软,但对我来说,它依然带着奶奶的温情和关爱。和别的人不一样,我从小就没有生活在母亲身边,再加上母亲和奶奶之间的隔阂,使得母亲看见我便如同看见她不喜欢的奶奶,所以,我得到的母爱很少很少,只有奶奶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疼爱我的那个人。她走了,我也就变得无比孤单起来。于是,很多个夜晚,我躺在黑暗中,拼命地想着奶奶的模样,当她的脸庞在我的面前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对着奶奶说话,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奶奶在听我说话时面部表情的变化,时开心时担忧时叹息。奶奶是在一个冬天去的,当时我正在湖南的外婆家,五岁的年纪,听到消息后心里竟然被抽空掉的一样难受,戴上外婆特地为我缝制的黑袖章,我泣不成声。八岁的时候,我又被送回了家,躺在奶奶睡过的床上,第一夜的梦中,就看到了奶奶。从此,奶奶就成了我心里的一种强大的精神寄托。
    奶奶的一生,可以说是为我父亲,为我而活着的一生。父亲是她的儿子,也是她爱过恨过的有着诗情人生的爷爷的孩子。为了表示和爷爷彻底决裂,她甚至将父亲的名字改为:涤清。意即要洗清过去的一切,我总是以为奶奶是恨爷爷的,然后,最近我才从父亲口里得知,爷爷下葬时,奶奶亦是带着我父亲回乡下参加葬礼的。一个女人,特别是读过书的女人,在那样的时代,如果决心嫁给一个像我爷爷那样才华出众的男人,我相信,她肯定是有了恋爱的感觉的。因为爱走到一起,又因为爱被伤害而分开,其中的切肤之痛,没有过亲身经历的人,又怎能可以体会到那种感受?奶奶在放弃掉爱人之后,就将自己的爱全部给了她的儿子,之后,又将这样的爱延续到我的身上。我总觉得奶奶没有离开过我,无论我走到哪里,她都会跟随着我,用一种不为我所知的方式在细心地呵护我,当我想她念她的时候,她就会于黑夜里浮现在我的眼前,用她的慈爱将我包围,让我感受到来自于她的温暖…….
    “乖乖儿,乖乖儿……”在这样的呼唤声中,我不由自主地将身子蜷缩了起来,于是,温暖就徐徐地漫向我的心头,如同儿时偎在奶奶的怀抱里。有玉兰花瓣从窗外飘了进来,花香沁人心脾,带着我和奶奶住过的那个老宅子里的气息,奶奶,你在的,对吗?你在我怀念你的时候也在怀念着我们的过去,对吗?

录入者: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