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胜博发 | 教育教研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校园文化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胜博发官网 -> 学生频道

沉睡的青春

时间:2008-11-23 16:27:37 作者:隆冬 点击:557
凌晨5点半,杨歌睁开眼睛,不用看床头的闹钟,他知道此刻电子钟上的数字显示。每天这个时刻他准时会醒来,在未醒前的一刻睡梦与清醒纠结在他的脑海中,那一刻如昼和夜交替前的过渡。

    窗外夜色如漆黑,带着嘶哑声吼叫着的北风穿透厚厚玻璃直达耳中。杨歌起床,穿衣,洗漱,一切完毕后走出幽暗的楼道,空旷街道除了昏黄路灯照耀下显的极长的影子,空寂无人。

    他去上早读,持续了两年如此,如今高三更有理由持续下去。

    可杨歌不是好学生,尽管他起这么早,那只是一种习惯,杨歌如是解释。

    他只是保留了一个学生的习惯,这种可悲是他的还是要归结于制度,无从而知。杨歌也未曾深入思考,他不喜欢,便要放弃,亦或这也是一种习惯。

    杨歌一直是沉默的,从未有过多的语言,如吝啬般节省。更多的时候,屈蜷在课桌上,睡觉,听音乐电台,偶尔面无表情和同桌开几句半冷不白的玩笑,便又相继无言,周围人又各自回归自己书桌的方隅世界。

    杨歌的座位在倒数第二排中间,四周挤满人,他喜欢被包围的感觉,一旦离开,孤立无援便会包围他,换句话说,他没有安全感。

    四周围满圈子里的人,所谓圈子,杨歌他们一类人的自称,是指他们这些被升学无情抛弃或者也是自我放逐的班级边缘人。

    冬季的高三教室,冷寂的超过外边嘶吼着北风的天空,时常空气中冰点一样寒冷,拥挤层层人影中时常发不出丁点声音。杨歌时常感到害怕,因为在梦中他总是在一间黑暗死寂屋子里挣扎,突然发现四周都是人,却不动。

    外面惨白的冬日阳光,经过玻璃投射后印迹在杨歌的书桌上竟然出现一个个淡黄光斑,很温暖的色彩。教室里依旧沉寂,可是杨歌四周人小动作却接连不断,斯斯漫画书翻页声,哒哒游戏机按键声,切切如私语般音乐电台女主播说话声,这些声音虽细微,几乎不可闻,但杨歌心里却那么地温暖听到这些,这些可以让他几近凝滞的血液重新开始恢复流动。

    杨歌时常沉默着,其实在这种压抑中他十分想呐喊出来,这种想法时时浮现出来,几乎无法控制。但圈子里的些许温暖让他心安许多。臭味相投加之些许同病相怜,杨歌他们这些人看起来异常团结,不然也不会自诩为圈子,俨然一个与班级分庭抗礼的小集体。圈子里调皮的居多,玩乐起来花样百出,脾气倒是一样的温顺,所以这里这里其乐融融,课余的时候时常欢笑不断,倒也不失为高三教室里的一道风景线。

    可以看出,杨歌的成绩并不好,杨歌倒也无所谓,老师称之为自暴自弃。也难为他,一个对文科感兴趣的人在工科班里让他有太多的无奈,而一切又容不得他去选择,幸而家里对杨歌并无太大企望,文凭如今只是个吃饭的工具,父母这方面清楚的很,诺大家业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且无败家的陋习已遂他们愿,望子成龙并不希望,一生安稳平安他们只愿拥有。父母的明了让杨歌心安理得的过着轻松的日子,也曾有过愧疚,但很快被遗忘,对感性敏感的他面对理性的直接那是一种残酷。

    罗逸是杨歌为数不多熟知的女孩,所谓为数不多其实是除此唯一的地步了。杨歌是顶沉默的,少言寡语自然讨不了女孩子欢心,样貌也无特别吸引眼球之处,所以总显的周围形单影只。

    罗逸在城市的西边,太阳走回家的方向。杨歌是在BBS上灌水认识的。那年是冬天,天气冷的把人冻成一团,空气潮湿冰冷仿佛被一把沾过水的破拖把淋漓着拖过,冬天整个城市被冰冷蹂躏的一团糟糕。在这种极端天气中,杨歌愈发显的沉默,白天爬在书桌上,几乎一动不动,仿佛蛰伏。夜晚来临,网络成为栖身地,沉默并不代表杨歌内心没有任何需要表达,只是把一切具有表达欲望的言语包括肢体动作深深内聚,化为沉寂着的思想,外表坚硬,内心柔软,大抵如此。

    那天杨歌发了疯似的在一个文学论坛上猛灌水,言语激烈,尖利。和平时的沉默判若两人。然后一个名字叫似水幽兰的人突然闯进QQ中来,那个人就是罗逸。

    那天晚上杨歌和罗逸聊了很久,仿佛要把以前的沉默偿还似的。杨歌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表达欲望,内心被隔着网络蒙纱的似水幽兰未来的罗逸引诱着,似冰冷遇到了炎热,亦或是炎热吸引了冰冷。

    文字,电影,音乐,最喜欢的乐队名字,等等。两个人的话题在时间的流逝中铺展开来,漫无边际,又绵绵不绝。

    然后从网络上又蔓延到纸笔上。杨歌依旧上课睡觉,时常目无表情。只是在阳光透过冬天的阴霾天空照射在杨歌的课桌上可以看到他眼睛中刹那清澈,灼灼似火。

    从树叶飘零的深秋到片片碎雪落下来,杨歌给罗逸写了12封信,收到的是第13封,罗逸约杨歌见面。

    北方的城市冬天时常会有很大的风,吹过傍晚掉光树叶的树,刺立着突兀地枝桠,呼啦啦地响着。

    杨歌决定去见罗逸,周六的傍晚杨歌骑着单车穿越大半个城市,披了一身落寞的风,然后看见满脸笑容的罗逸。两人上了天桥,此时天色昏暗下来,万家灯火在城市的街道上闪烁,光与影照耀在两人的脸上,杨歌便开始和罗逸说话,一反往常的沉默,也许对陌生人更容易敞开心扉,尽管两个人在网络上,信纸上都有过交流,甚至于几乎无话不谈,看是在见面前的那一刻他们不是陌生人吗?他只知道她叫罗逸,

    她除了杨歌的名字外多知道的只是两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而已。

    那天罗逸穿了黑色羽绒服,长直发,脸上未曾消失过微笑,笑起来眼角向上翘,弯弯的如同两只好看的月牙,看着这个外表看起来羞涩的男孩,听着他看似平淡其实心已变得急切的说话,她想起来另一个男孩子,曾经也是这么近的听着他说每一句话,那时候他的每一次呼吸都牵动着自己的心跳,可是曾经的爱,早已经消逝在风中。

    罗逸感觉在高三快要窒息了,压抑气氛时常让人产生崩溃的错觉,想大声呐喊,却感觉自己深深沉浸在水底,无力,透着绝望。眼前这个男孩子让她充满着阴郁空气的生活透漏出一丝新鲜地气息,外表光亮,时常面带笑容的罗逸谁有知道在一切掩盖下日渐僵硬的心呢,只是自己知道。

    天桥上风很打大,把罗逸的头发吹起来发梢打在杨歌的脸上,杨歌闻到了女孩头发淡淡地清香。看着女孩包裹在衣服里的身躯在风里似乎战栗,杨歌顿时有了拥抱的欲望。这个冬天两个人都是寂寞的,比伫立在这个城市里整个冬天对着寂寥黑天和白昼的光秃秃梧桐树更加寂寞。杨歌把手伸向前边,把女孩轻轻地揽在怀抱里,真个过程两个人都是沉默的,没有言语,两个人灵犀相通。

    那一刻杨歌忽然有了拥抱整个世界的感觉,感觉这个世界那么真实存在自己的生命里,一直以来,只对这个世界拥有光与幻影般感觉,无法感觉能真实拥有,无法真实融入其中。怀抱中的女孩让自己拥有了这个世界是如此真实鲜活地感觉,生命,血液都存在自己的身体内。

    风,行人,霓虹灯,呼啸,行进,闪烁,一切意象,一切声音与动作都在静止,此刻杨歌能看到只有罗逸在黑夜里显现出苍白的脸孔,只能看到漂流一个冬季的雪花在灯光的映射下缓缓落下,片片盈盈。

    碎碎地雪花落在罗逸的身上,头发,睫毛,唇上,瞬间消融,留下微微水的水痕,杨歌低头,慢慢吻过去,女孩眼睛微微闭上,那一刻,世界寂静的只有雪花落地的声音。

    雪落,日晴,曲终,人散。

    春天很快来到,短暂地春光仿佛很快杨歌的世界退去,其实世界与他又有什么太多地存在的意义,他只是歌沉默的孩子,在这个拥有太多地压抑的高三找不到释放的出口,有太多地孩子迷失在这个充斥着怪异与压抑的十字路口,譬如罗逸。

    他们都是好孩子,一群暂时迷失在青春路口的孩子,有着透明清澈的眼睛。

    六月,考试结束,杨歌把所有的书放进大大的纸箱中,塞进床底,然后躺在床上,深深的睡去……

    时间像一条枯藤缠绕生命,繁茂,苍翠,枯黄。杨歌时常这样想,处于这样的生活状态下,时间对他来说太迟钝,日常麻木般机机械,几乎感觉不到时间之触,一切对于他来说仿佛是空无,空气也似乎变的稀薄,时常分不清楚梦境与现实,游离于不同场景又仿佛一切丝毫没有改变。

    青春,杨歌在沉睡,只是他未曾这样想,他只是感觉不到可以实质触摸到生活的点,一切都在漂,仿佛在行进在虚无梦境中。

    两年后,杨歌踱步在诺大校园中,当空间,时间都发生改变,旧的记忆如同泛黄的照片压进最深处,依旧怀揣梦想,只是当年物是人非,也许没有那些照片,他能彻底遗忘吧,只是一切不遂他愿,浅浅的记忆都会在时间上留下刻痕,即使轻微,也永远铭心刻骨。

    那天杨歌点开邮箱中链接的班级主页,看到过去一起陌生或者熟悉脸孔散落在天南地北,心中蓦然惊醒,他一直在沉睡……

    盛夏的风吹过,叶轻轻地抖动,记忆苍翠像雨滴,那些年,那些风吹过的夏天,笑脸消逝在风中,誓言离散,聚合如此短暂,风微微吧粘牢感情吹散,留下默默哀伤,青春像枯藤,花朵衰败,消逝在风中……

录入者: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