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胜博发 | 教育教研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校园文化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胜博发官网 -> 教师园地

谨向“杨不管”致以悲情的支持

时间:2008-09-19 00:11:59 作者:蓝福春 点击:696

 

   “杨不管”事件终于有个结果了:杨老同志要赔偿10万元。那些抨击“杨不管”的“义愤”人士终于可以闭嘴了,也可以欢呼了。因为他们心目中的“不义老师”终于自咎其责,落了个活该的下场!  

 

然而,我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痛快不起来,不仅我自己没有痛快起来,而且教师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弱势群体让我无比地悲哀地愤怒起来。  

 

10万元,之于我们广大教师群体,是一个怎样的数字?反正我工作了将近10年,没有一分积蓄,为了买一个“区区”7万元的房子,竟然还负债3万元。恕我错误推测,杨老要赔这笔帐,半生的工作收入都搭上去了,不知杨老的上大下小是不是还要生活,莫非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那是杨老的庆幸。多可怜的一个老人呀!  

 

固然,法律是不讲究人情的。杨老的寒酸也罢,杨老的悲怜也罢,失责是事实了的,而且还是个失了大责的,该负什么责还是要负什么责,不可推卸。但问题就在于杨老事件的背后折射出了我们教师群体的悲哀,折射出了中国教育的悲哀,令人十分痛心。  

 

这些年头,教育民主被哄抬到了不正常的高度,现行的教育政策和法规是过度地迁就于学生了,甚至大有一边倒的事实,而教师的“教育权”越来越得不到维护,使得教师只敢教书不敢育人。现行教育政策对学生的“过度纵容化”,让学生十分嚣张,有时候甚至故意“栽赃”给老师,让老师动他不得。而对教师的要求几乎要达到了“万能化”的要求,事实上教育不仅不能够万能化,反而造成了教育的无能化。“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作为一句教育的理想境界可以提,但作为现实中教育是行不通的,除非教师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要是教育可以万能化,那么警察和监狱都可以不要了。  

 

如今,社会环境的纵容,社会环境的复杂化,家庭的宠爱等等因素,使得怪异叛逆的学生越来越多,这已经是事实。迟到、旷课、课堂睡觉、不交作业、逃课上网等等违纪现象屡禁不止;甚至有的学生,敢于在课堂上谈恋爱,敢于做出人们不敢想象的情侣之间的动作;海淀某学校的“耳钉男”,敢于在课堂上骂老师,甚至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学生当众打老师的情况,学生的嚣张的程度可以说是达到了中国教育史上顶峰。  

 

然而,作为教育者,我们又能够做什么呢?教师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稍有过格之举,很可能频遭非议,沦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违规体罚自不必说,如果连面壁思过、责令检讨等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都被归入变相体罚、心罚的行列,斥为对学生权利的侵犯时,试问社会到底能赋予教师多大的权利来教育问题少年、制止校园暴力?如果真像一些人宣扬的那样“把批评视作教师无能表现”,试问教师除了“不管闲事”般地迁就与奉承,还能有多大的作为?  

 

隐隐有一种感觉:如今的教书育人,现在只剩下了教书一种功能了,育人已经无从谈起。  

隐隐有一种感觉:单纯依靠过度的赏识和激励,势必培养不出中国未来的脊粱,中国势必为此付沉重的代价。只有破蛹而出的蝶,才是蝶中之王;靠人工破蛹而出的蝶,势必不能远走高飞。  

 

悲啊!中国!师道尊严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杨不管”只不过是中国教育悲剧势必要出现的角色。  

 

“杨不管”过后,还会有“李不管” “张不管” “周不管” “黄不管”“全不管”的。中国的问题有时候不是到悲剧演绎到高潮的时候是解决不了的。  

 

在此,谨向“杨不管”致以悲情地支持!谢谢您向中国教育又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谢谢!                 

                             

                                                                                 2008-7-21

录入者:蓝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