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胜博发 | 教育教研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校园文化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胜博发官网 -> 教师园地

一个女人一百个男人

时间:2008-09-15 11:43:21 作者: 点击:593

      一
  池潢先生急忙挂掉电话的瞬间,对于谭烟小姐来说是世界末日。立在这间精品屋,谭烟握着已经断线的手机四顾茫然,好像坐在木筏上漂在海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浪打过来,也不知道何时有岸,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木筏会散。
  恍惚间,脚上软绵绵的,再一凝神,已踩到了一位女士的脚。
  抬起头连连道歉,糟糕的心情却一点点上扬。
  面前这个女人穿着简约的黑白套装,款式很普通,但衣服没有一点点皱折,可见衣料的质地上乘。她微笑道:“没关系,您可能是挑选东西太专注了。”款款地抬手举足,掠走了一室的光华。
  谭烟猛然间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是想买件小物品,慌忙顺着她的话说:“是的是的,今天我生日,想给自己选一件小礼物。”
  “啊,好可爱的妹妹,一般的女孩子都等着男孩子送生日礼物呢。”
  看起来这时尚而富有的女人,却如此低调和亲切。她的周身上下,弥漫着一种诱人的力量,一种属于成熟女人才有的魅力。
  从来没有过的某种欲望开始在谭烟体内升腾,如果她有眼前这个女人的气质与美貌,池潢最终一定会守候在自己的身边。
  和女人互相点头擦肩而过,谭烟没有心情继续逛了,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池潢自己的生日,怕池潢以此为借口送贵重的礼品给她,她生怕被池潢误会了自己交付的情感是缘于很多女孩子飞蛾扑火般渴求的富贵奢华。
  爱得如此小心而谨慎,不是不委屈,也不是不难过,只是爱到极至,全剩下了卑微和甘愿。

      二
  看到杜秋水的一刹那,谭烟从春天直接过渡到了冰天雪地。
杜秋水就是自己无意中踩了一脚的那个女人,池潢的太太。
  谭烟将背挺得很直,浑身每一个细胞都进入了剑拔弩张的状态。
  秋水穿着家常的白色休闲服,裸露着象牙光泽的蝴蝶骨,嘴角微微上翘着,温婉地倾泄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她沉静而舒缓地说了很多话,击退了谭烟森严的戒备。
  那天,她就一直想直截了当地找谭烟谈谈女人之间的事,但是听到谭烟说是自己生日,她连忙走掉了。
  这会,在咖啡馆里,没有磨刀霍霍,没有扯开颜面的恶脸相向。秋水用很西式的姿态喝着咖啡,她如同一个贴心的大姐姐,诚恳地表示,她非常尊重谭烟和她丈夫池潢的感情,也接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她只是希望维持现在的状态,大家和和气气相处,一段时间后,如果池潢爱谭烟,她愿意平静地退出婚姻。
  “难道你丈夫另有所受,你不曾觉得受伤害和委屈?” 也许是秋水的态度太过于让人放松,谭烟脱口而出。
  杜秋水的秀眉不曾有半点抖动,她的眼光清澈而通透,微笑着说:“因为我们都需要时间,我需要时间来接受你们相爱这个事实,你们也需要时间来审视感情与生活。”
  
      三
  迅急的洪流突然间涌入到了宽敞的河床,这样的局势均来自于秋水的容忍与大度,不再头破血流,不会硝烟弥漫。
  池潢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留在谭烟的身边过夜,谭烟感觉到池潢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与不羁。他长时间地与谭烟缠绵,犹如一头出笼的猛虎。
  是不是身为男人在世上最得意的事情便是坐拥娇妻美妾,相安无事,尽享风流?
  有时候,谭烟身边的枕头是空着的,让人不由地想起以后,秋水是不是真的会放手,想着想着,眼前便会暗淡如浓雾笼罩的秋日清晨,谭烟只好安慰自己,一纸婚姻,就算握住了,如秋水现在一样,又能如何?
  周末的时候秋水会殷勤地早早打电话到谭烟供职的那家小公司,让谭烟去吃晚餐。吃饭的时候,两口子不停地给谭烟挟菜,关切地同谭烟说着话,两个人脸上的笑容是同样的坦然和亲切。
  这个时候谭烟总是比较沉默,秋水好像给他们三个人搭筑了一个幸福大厦,这样的奇迹,或许也只有在这样一个不掩饰自己欲望的年代里才会横空出世。
  吃完饭不管秋水如何挽留谭烟,如何急切地说自己按谭烟的喜好准备了怎么样精致的卧室,谭烟总是要回去的。
  最局促的是池潢,他搓着手不好意思地搭话:那谭烟我送送你吧。
  秋水咯咯地笑起来,一边手脚不停地收拾碗筷一边像位慈爱的母亲般:“当然啊,周末,你开车去,多陪陪谭烟。”
  谭烟恨恨地去门厅穿鞋,弯腰的时候,余光仍然能清楚地看到池潢眼睛里冲着秋水流露出来的感激、内疚,甚至怜爱。
  送到家门后,她只让池潢送到楼下,拨开他缠绵的双手,嘱他快回去吧,谭烟一口气冲到六楼。
  进屋,不开灯,看池潢怏怏钻进车里的身影,无边的寂寞就紧紧地扼住谭烟的身体,这个时候谭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爱的人。

      四
  一场从未有过的寒流袭击了这幢南方城市,罕见的雪花铺卷而来。
  池潢患了重感冒,在家里治疗休息。一想到全职太太的秋水已经整整陪了池潢十天,谭烟如临大敌,惶恐不安。
  除了结结实实地抱住池潢的躯体,没有别的办法让谭烟相信池潢是属于她的。
  谭烟不顾一切地将那份小文员的工作辞掉了,拎着简单的行李住到了秋水早已为她准备的房间。
  谭烟来了之后,秋水变成了真正的围裙太太,从早到晚她只在厨房里忙碌,池潢生病后在书房休息,谭烟守在他身边,晚上很晚才回自己的房间去,早上早早地又钻到书房。
  也许是从前工作太过沉重,现在池潢吃饭的时候才有了闲情细细品味,不住地夸秋水的手艺高超,营养齐全。
  秋水温柔如水地应合着:“好吃么?多吃些,看你以前工作太累了,以后有些事儿也要放一放才对。”
  这样听来话里有话的语言谭烟无法接招,看着夫妇俩相视笑笑,相濡以沫这四个字如同四根银针争先恐后地扎到了谭烟的心上。
  有秋水的好汤好水和谭烟的尽心尽力,池潢的身体很快恢复起来。
  阳光明丽的早上,谭烟穿着睡衣来到书房,不由分说地钻到了池潢的被窝。
  池潢连连推着谭烟:“宝贝,等我好了去你那边我们……”
  谭烟轻柔地笑着,她除了青春生动的身体,没有一件武器可以来和秋水当面锣对面鼓地对抗。
  她一点点褪去睡衣,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如一枚带着些许青涩的水蜜桃绽放着娇艳欲滴的风情。
  池潢慢慢地停止了推却,他沉迷地抚摸着谭烟凝脂般的肌肤,喉咙里发出抑制的喘息。
  谭烟故意地发出一些不大却细碎的声响,久久不肯停息。
  书房之外却没有半点声息。
  空落落的失望让谭烟的身体开始僵硬。上午十点钟,两人懒洋洋地起身,客厅里秋水留着一张条:
  “累了吧?我去买菜了,早点准备好了,请到微波炉里热一下。”
  秋水的态度打倒了谭烟,原来,自己的爱情,不过是一部庸俗不堪的小说,在空气中飘舞飘舞,在秋水建筑的幸福大厦里失去了方向,最后只能找不到支撑点而仓皇坠落。
  池潢神清气爽地去厨房热早点,丝毫没有察觉谭烟脸上的异样。
  秋水拎着大包小袋出现的时候,满面挂着汗珠,其实这样的事情一向有钟点工做的,但是从池潢生病后,秋水一向是亲力亲为。
谭烟不动声色地去接秋水手里的东西,先放下来,递给秋水一张纸巾。
  趁秋水拭汗谭烟故作惊讶地尖声道:“秋水姐,你眼角这么多皱纹啊!哪天我们一起去选点好眼霜吧。”
  秋水同样不动声色地,缓声道:“再好的化妆品也阻止不了女人变老啊,咱们姐妹俩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池潢他现在根本不碰我呢,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啊。”
  天!怪不得《汉武大帝》里的窦太后倡导无为而治,就是高!
  立在他们身后的池潢端着热气腾腾的早点,狠狠地白了谭烟一眼,温存备至地拿起一片湿巾纸帮秋水擦汗。
  似乎早上和谭烟的卖力亲热,遥远得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五
  每天每天,谭烟都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人捉住的青蛙,还什么两栖动物呢,现在既下不了河,又登不了陆。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被沸水烹煮,但现在仅仅是温水。
  为了不让秋水看不起自己,谭烟从来不肯花池潢的钱,不肯接受他的东西。
  秋水送她的礼物贵重如首饰什么的也从来只在他们夫妇的公寓里那间暂时属于自己卧室里放着,摸都没有摸过。
  而现在,失业N久的谭烟感觉到,那处被象征性地保留着的原来的房子,房租似乎是一天一算似的,工作好像跟打仗似的,抢都抢不到。
  池潢知道她的窘况,也曾帮她联系职位,都被谭烟拒绝了,他装作无意留下的钱都被谭烟再次塞到他包里。
  她去外面奔波找职一天回自己小屋,夜里难免会心焦气躁,池潢关爱也不对,不关爱也不行,实在是觉得谭烟脾气大,心眼小,不好对付。
  明显地,来谭烟这里的次数少了,来了之后,也是做爱的时候热情高涨,疲惫之后客气有加。
  爱情是捧在手里的一捧水,无论你怎么样捧着,终究会顺着指尖缝隙流淌至了无痕迹。

      六
  谭烟将原来的房子退掉,不顾自己日益憔悴下去,日日坚持去应聘求职,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
  一家著名的广告公司的招聘员工,直接就录取了谭烟。待遇很不错,不过先要赴上海进行三个月的学习培训。
  谭烟在心里把池潢、秋水这两个人的名字狠狠地一边咀嚼着一边登机,赌气不肯通知池潢,她不相信,那个与她曾百般缠绵的池潢,真的会对自己不存想念。
  大公司的培训是如此紧张与有压力,池潢也曾打电话来,谭烟却连细细讲给他公司情况的时间都没有。
  她曾经那么害怕和他疏远,但真的疏远起来的时候,她居然没有感觉。
  有一天晚上,没有想到,竟接到了秋水的电话,她似乎很清楚谭烟的情况一样,直接地说:“谭烟,现在过得好么,注意照顾自己的身体,女孩子啊,要能自己买花戴就好,别的,都不那么重要。”
  谭烟的心瞬间就清明起来,天下永远不会掉馅饼,若落下到你手里,必是有人冲你砸过来的。
  这一切都是秋水的安排,可是谭烟真没有勇气不接受这份职位,不管是因为怎样的原由,毕竟自己现在一个实实在在的白领了,就算公司倒闭,她有在大公司的工作经历,找工作如同拿了半块金砖。
  除了低低的一声“谢谢”。谭烟对秋水,再也无话可说。
  放下电话后她特意请假回到原来的城市,去秋水家一次性取走了全部的行李。还是那么简单的行李,没有增多一分。
  在出租车上算了算,截止这时,她在池潢家里共住了203天。
  之后偶尔也会接到池潢的电话,池潢说他现在做了早退一族,公司全部交给秋水去打理,他说女人若动起心机,一百个男人都敌不过。
  他健身泡书吧,天天学着做饭菜,希望秋水有时间给他生个宝宝,他好做专职爸爸。
  最后池潢让谭烟忘了过去吧。
  谭烟久久不语,却并没有预料中的激愤不平。恍惚间,她想起秋水的话,或者真如她所说,她本来就没有爱过池潢吧。
  至少,是爱得不如秋水多。

录入者:县高